Menu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前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如果美国宣布制裁与俄罗斯有连带关系主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2/10/08 Click:
html模版前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如果美国宣布制裁与俄罗斯有连带关系主体,中国怎么办?

对于今天的主题,俄乌冲突要持续多长时间、下一步的发展趋势如何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在今天的研讨中,我们主要就冲突发展到本阶段对金融市场会带来什么影响进行一些探讨,当然,大家都期待和平,希望冲突尽早结束,金融市场能恢复常态。洪灏老师指出,目前美国仍然是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其金融影响力巨大,因此一旦冲突结束,美联储今年的动向是影响金融市场的最重要因素,有必要对这次冲突及美国对俄制裁对我国金融市场及对全球其他金融市场的影响进行深入的分析。我将从四个方面进行讨论。

第一,这一次美国以及欧洲国家对俄乌采取的制裁措施,尤其是在金融这方面采取的措施,对目前美元称霸的国际货币体系框架提出了很强烈的挑战。迄今为止,全球储备之中60%的构成部分仍旧是美元,欧元大约占20%,剩下是英镑、日元,而人民币所占的比例还非常小,不到3%。这样的客观情况导致各国在储备依赖度上确实离不开美元。另外,这次制裁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制裁。不但俄罗斯的主要银行被从SWIFT系统中剔除,针对央行的制裁也会带来比较明显的后果。具体来讲,由美国带头,欧洲国家、澳大利亚和日本等国家也参与冻结俄罗斯央行资产,这就使得尽管俄罗斯央行已经为可能到来的制裁做了一些准备,包括积累雄厚的外汇储备(总量大约6300亿美元左右,其中黄金约有1200亿美元,大约占全部储备1/5。),但面对制裁时,储备无法使用,那么面对本币贬值等影响央行便无法采取抛出外汇储备进行干预的手段,市场容易形成恐慌。不仅如此,俄罗斯的外汇储备在国家外汇基金中也被冻结了,美国利用美元霸权的一系列制裁措施引起了国际社会对以美元为主的国际货币体系提出了质疑和严肃的挑战,正如洪灏先生所指出来的,这就是美元霸权分裂的开始。

以前我们总是笼统地谈美元霸权的非持久性,但大家都没有意识到这背后的原因。这次通过美国、欧洲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不仅俄罗斯自己,很多其他国家,优发娱乐手机,其他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都会非常严肃地认识到:如果美国将美元体系政治化,那么其他国家也面临着美元等国家对其重蹈对俄制裁手段的风险。俄罗斯毕竟是矿产资源丰富、工业基础雄厚的大国,其他发展中国家还达不到俄罗斯的水平,这就更意味着这些国家在未来面对这种美国为首的国际体系可能对其实施的制裁手段可以采取的应对措施苍白无力。因此,我同意洪灏先生的观点:如何正确地认识目前的国际货币体系,下一步怎么进行改革,不再是纯学术性的话题了,而是有重大的国际政治意义的一个话题,需要提上日程进行讨论。

第二,在第一点讨论的基础上,我们需要注意在国际金融市场上加强我们发展中国家的声音。近期,我们的亚投行(AIIB)发表声明,立刻停止与俄罗斯、白俄罗斯有关的一切活动。采取这种措施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一个国际性的金融机构必定会关心自己的投资,关心自己的项目,关心它的风险。但采取这样的措施显得有一点苍白无力。中国现在已经有我们主导的亚投行、在建设“一带一路”相关平台,包括丝路基金等等也都有重要的地位。在一些区域性的机构里中国也有相应的角色,例如中国目前是亚洲开发银行的第三大股东,在区域金融机构AMRO中,中国与日本平起平坐,是两个最大的股东之一。

但关键问题是,我们要在这些国际机构,地区性、全球性的金融机构中注意加强我们发展中国家的声音,例如,当前国际治理存在很大的赤字,怎么解决这些赤字问题?要让世界听见发展中国家的声音,需要从上到下开展工作,也是需要时间积累。我认为在这方面,人才仍旧是最重要的。目前,我国有一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副总裁,一位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一位亚开行副行长,一位亚投行行长。在国际机构的中高层结构中有本国人员的安排是十分重要的,但现在来看我国在这方面还比较薄弱。在这一点,要从上到下,从学术到政府进行努力。要让年轻人努力走出国门,加入这些国际机构。对外合作时应当注意宣传我们的想法,增加我们对国际货币体系的发声,增加我们的影响力。

第三,回到今天讨论的主要问题,在应对如今的情况时,国际金融机构,特别是我们主导的机构,如何做到真正合理公平地解决问题、又避免存在的风险可能造成的损失,需要摆到日程上进行讨论、加快研究。例如在本次俄乌冲突中,俄罗斯对外负债问题引起了关注。在这样的背景下推行人民币国际化,然而购买我国主权债的主体遭遇封锁、被禁止交易,如何解决债务偿还问题,是蕴藏风险的现实问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每年出的人民币国际化报告非常好,非常全面,影响力也很大,在上述现实背景下,在下一期中有一章要着重地谈一谈这方面的问题。

第四,我们要加快步伐、加大投入,建设我们自己的跨境支付体系。目前为止,我们暂时无法和SWIFT系统进行全面抗衡。尽管我们自己的跨境支付体系CIPS已经发挥很大的作用,但我们和SWIFT还有很大的差距。我们无论如何要加快步伐、更多地投入,把制裁因素考虑进去,使它运转的时候更有效。这样本身对人民币国际化是个推动,同时又增加了我们自己抵抗国际上制裁的压力的能力。

在美国等国家出台对俄制裁措施时,俄罗斯政府也马上采取了一些保护货币及金融体系的稳定的措施,防止资本流出,包括要求出口企业80%强制结汇、把利率提高到20%,这都是为了保持金融体系的稳定,是可以理解的。虽然中国暂时还没有面临制裁的威胁,但我们在应急措施上也要有所考虑,因为冲突不知道怎么发展。应对非常霸道的美国长臂管辖要未雨绸缪,早作准备,如果美国将来会宣布对与俄罗斯有连带关系主体都采取制裁措施,那么我们怎么反制裁,怎么保护自己经济、金融稳定,这个问题不得不考虑。

(作者魏本华系前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